杭州大伯向派出所“借”自己的身份证黑白照,原因让人泪目

“我大伯的画像画好了,再次谢谢你们!”

近日,杭州市公安局钱塘区分局义蓬派出所户籍民警郎浙琳收到沈女士发来的一条微信。

画像的主人公叫沈德泉,是一名志愿军烈士,已经过世71年了。

烈士牺牲前没有留下照片,是沈家人几十年来的遗憾。

▲沈德泉的画像

他们一直有个心愿,就是为沈德泉画一张画像。如今,在义蓬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6月14日,义蓬派出所户籍室收到了一份特殊的身份证调用申请,申请人是沈女士的父亲,73岁的沈大伯。

沈大伯说,他想借用自己年轻时的黑白身份证照片,为大哥临摹一张“遗像”作为纪念,“家里老人曾经说过,大哥长得和我挺像的。”

沈德泉比沈大伯年长21岁,生于1928年。

1951年6月,23岁的沈德泉加入中国人民志愿军,还当上了副班长。同年11月25日,他在战斗中遭遇敌机轰炸,牺牲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

“我大哥和我都不是爱拍照的人,年轻时的照片更是没有,想来想去,派出所是我们一家最后的希望了。”沈大伯说。

收到这份特殊的申请报告后,郎浙琳颇受触动。

她想帮助老人完成心愿,于是查询了相关法规之后,主动与沈大伯一家联系,沟通调用事宜。

随后,沈大伯一大家子相约来到了义蓬派出所户籍室,办理身份证照片调用的相关手续,并当场拿到了黑白照片。

沈大伯说虽然自己对大哥的印象很模糊,但打从记事起,经常听村里的长辈讲起自己的这位大哥,大家总是竖起大拇指。

“他腿上有伤,本可以不用去的,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在沈大伯的心中,大哥是一位大英雄。

其实,原本家里有一张沈德泉的照片,只是母亲生前会捧着这张照片抹眼泪,家里人不落忍就给收起来了,等再找出来的时候已经糊得什么都看不清了。

这件事,也成了沈家人心中的一大遗憾。

今年6月中旬,沈大伯一家去义蓬街道沙地文化馆参观时,在馆内看见了自家大哥的名字。

“其他人都有照片留下来,只有我大哥没有。”沈大伯越想越难受,想着自己年轻时的脸庞和大哥很像,萌生了画像的念头。

▲郎浙琳为沈大伯办理身份证照片调用事宜

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义蓬派出所申请调用自己的证件照,没想到很快就收到了答复。

“郎警官特别热心,主动给我们打了好几个电话,询问情况,告诉我们需要提供的材料,还和我们约取照片的时间。”沈女士说。

拿到照片后,沈家人便找到了沈德泉烈士在村里的同龄人,让他们帮忙回忆烈士生前的模样,再找来画家帮忙画像。

画像刚一完成,沈女士便联系郎浙琳,再次表示感谢。

对于身份证照片,本人或者亲属到底能否调用?

根据《浙江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公民可以凭居民身份证或居民户口簿,向户口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申请查询本人和户内成员的信息。

据杭州市公安局基层基础管理支队户籍管理大队工作人员介绍,身份证照片是否可以调用,目前暂无法律法规明文规定,但在实际工作中,警方会出于人性化考虑,允许死者亲属调用,“直系亲属可向派出所提出书面申请,并出示相关的关系证明,警方一般会酌情提供”。

此外,不少死者亲属在注销户口时会请求留下死者的身份证作为纪念。对此,该工作人员介绍,按照规定,死者户口注销后身份证属于无效证件,将由公安机关收回。对于死者亲属请求保留身份证的情况,警方也会人性化处理,“我们会把身份信息网上注销之后,将身份证剪下一角还给办理人留作纪念,这种身份证是办理不了任何业务的”。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陈蕾 黄伟芬 通讯员 马小利 董超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