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称呼趣谈

  农村是讲究传统规矩的,尤其是在称呼上。年纪越大的人,相互间的称呼越守老礼,显得越客气。我两个舅妈已年届八旬,见面时,大舅妈仍称二舅妈为“新大娘”,当时二舅妈刚进门时即获此称呼。这是桐乡地区农村的叫法,大舅妈老家在苏州农村地区,也算入乡随俗。二舅妈是苏州盛泽人,那边称呼母亲的姐妹为“好姆妈”,和桐乡当地称“娘姨”颇为不同。

  同族之间好区分辈分,大人重视,从小教育孩子。村上非同族的老人,小辈应该怎么叫?大约有时只能临时发挥,或娘娘、或大妈。真要算辈分,怕要从祖上倒好几代才能理出个头绪来。有的老人,我见到有时称大妈,有时叫娘娘,但有时她们会提醒我叫错了。老辈人,对长辈甚至同辈都是用尊称的,所以你会发现,很多农村老人在几十年间是没有名字的,代之以“爷爷娘娘”之类的尊称。

  到我们八零后这辈,对辈分已不那么讲究。同村的阿强,和我同宗,他爷爷和我曾祖父是亲兄弟,按辈分我应称他“伯”(当地即叔叔),但我和他从小一块长大,又是从小学一直到高中的同学,叫“叔叔”很难出口,故一直叫他名字。还有一点很有意思,同宗的叔辈,未必都是男的,也可以是女的。如我堂爷爷的女儿,我只能依着他儿子的辈分喊她“叔叔”,不能叫“婶婶”,堂爷爷的儿媳才叫婶婶。故“婶婶”一定是女的,而“叔叔”也可以是女的。

  方言有自己的倔强个性,这种个性也体现在称呼上。同样,“阿哥”也可以是女的。我小舅舅的老婆,我叫她小舅妈,按理我母亲应称她为“阿嫂”,一如称呼其他几个舅妈一样。但我母亲偏不,从进门时,母亲一直称小舅妈为“玉英阿哥”,以男性称呼来称呼女性,是为了体现关系的亲近。

  老一辈人对称呼非常讲究,觉得不应叫错人,要严格按辈分喊人,这既是他们认定的习俗,也显示这是中国人骨子里的一种文化传统。

  所以在我看来,称呼是一种完全生活化的文化。但现在的孩子,估计很难搞清楚家族的辈分了,比如妈妈的姐姐和妹妹应该怎么叫?爸爸的哥哥和弟弟怎么称呼?很多孩子在称呼上松动了,甚至爱叫不叫了。

  ○郁震宏 桐乡大麻人,曾在中华书局、浙江古籍出版社任编辑,现为《大麻镇志》主编。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