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道路救助基金”用了要还 不还要被追偿

绘图 沈江江

发生交通事故后,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报警求助。关键时刻,“道路救助基金”可以“救人一命”。但按照规定,“道路救助基金”垫付的“救命钱”是需要偿还的。不过有人却不想归还了。近日,高邮法院就开庭审理了一起“道路救助基金”的管理单位起诉受助人要求偿还垫付款3.6万余元的案件。

双方申请“道路救助基金”

中年女子阿雪是高邮人,2012年发生的一场交通事故,导致她身受重伤。当时,阿雪骑着电动三轮车行驶至高邮城区一条路段,一辆摩托车疾驰而来,二人发生了猛烈碰撞。

摩托车驾驶员丁先生只受了点轻伤,阿雪受伤程度较重。医生叮嘱阿雪家人,早日凑齐数万元的手术治疗费。对于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手术费让他们一筹莫展。

据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显示,阿雪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摩托车骑手丁先生负次要责任。事实上,丁先生曾为摩托车投保了交强险,可给予阿雪一定赔偿。然而,保险赔偿还需等待一段时间。

阿雪等着钱款到位做手术救命,丈夫老冯焦急万分。在交警部门的协助下,老冯和丁先生一起向某保险公司申请了“道路救助基金”3.6万余元。与此同时,二人承诺会及时偿还救助基金已垫付费用,且承诺书中载明,“如因本次事故通过任何其他途径获得赔偿或补偿,所获得赔偿或补偿将优先用于偿还基金已垫付的上述费用”。几天后,这笔“救命钱”直接打到了医院的账户上。

拒绝偿还“救命钱”

阿雪得到了诊治,从鬼门关死里逃生。之后,经过一场官司,事故双方达成和解,阿雪也获得了相应的赔偿,

“这笔钱咱就不提吧,估计也没有人找我们要。”在商谈赔偿问题时,老冯和丁先生竟然绕过了“道路救助基金”,对于这笔钱的偿还避而不谈。

为了追讨这笔“道路救助基金”,保险公司与老冯等人多次协商,但事情过去七年仍悬而未决。作为省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的管理人,这家保险公司为行使追偿权诉至高邮法院,将事故双方告上了法庭。

这起纠纷落下帷幕

记者获悉,高邮法院受理了这起追偿权纠纷案后,经我市两级法院审理,这起纠纷已经落下帷幕。

原告某保险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要求两被告偿还原告垫付的抢救费3.6万余元。

法院认定事实如下:2012年9月13日,丁先生驾驶二轮摩托车由西向东行驶到高邮某路段,与由南向北被告阿雪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发生相撞,导致阿雪受伤。经高邮交警部门认定:阿雪负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丁先生负该起事故的次要责任。因受害方无力支付抢救费用,其近亲属老冯向原告申请垫付受害人阿雪抢救费用。原告经审核于2012年9月25日垫付医疗费用3.6万余元。被告阿雪的配偶老冯及被告丁先生均出具承诺及时还款的承诺书。另被告阿雪与被告丁先生因本次交通事故产生赔偿事宜,曾于2013年向法院起诉,经法院执行和解,均已调解、赔偿到位。

“合法的道路基金追偿权受法律保护。”法院认为,原告向当地医院垫付被告阿雪医疗费用3.6万余元,有被告阿雪配偶老冯及被告丁先生签署的承诺书、原告汇款单据以及原告的当庭陈述为证,代垫款项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被告丁先生与被告阿雪近亲属老冯均签署了承诺书,承诺在基金垫付范围内向基金管理人及时偿还及支付相关追偿费用义务,应承担共同赔偿责任。

综上,为依法保护社会公共利益,避免国有资产流失,根据《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管理试行办法》等法律法规规定,法院判决,被告阿雪、丁先生一次性返还原告垫付的医疗费用3.6万余元。

法官说法

“道路救助基金”用了要还

据了解,“道路救助基金”是依法筹集用于垫付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中受害人人身伤亡的丧葬费用、部分或者全部抢救费用的社会专项基金。

按照相关制度规定,作为一种应急性救助基金,当紧急情况消失或伤者已得到相关赔偿后,道路交通事故社会救助基金先行垫付部分或全部抢救费用,其管理机构有权向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

“‘道路救助基金’既不是赠送,也不是捐款。”有关人士提醒,救助基金能否顺利返还对于基金的长期运行至关重要,若受助人拒绝返还不但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更可能影响到其他伤者的救治。(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通讯员 于谦 记者 黄静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